离职前,想做的事情是浅浅的符号,如果把每个符号,算作离职后选择的小分支,那离职后的大分支势必要付出些什么代价,不然此选择就没有意义。现在的状态做什么也无法给我激情和动力。

不管是哪种生活状态,总希望充满激情。但激情的前提条件是苛刻理想难以实现的。于是,很多事情即使没有激情,也要做下去。

不是想做的事情太多,没法开始。而是对事物的了解受自我的局限,成为了很多自我延伸的符号,猜测一次户外长途的旅行徒步就可以把符号和自我分离开。怎样对待知识呢,知识一方面可以在自我的认知基础上扩展自我,一方面又完全独立于“我”,我仅仅是理解它,在互动中产生新的感受,并理性的把知识归纳成客观的新知识。

但假如把知识当作自我的一部分,那就无法客观认识知识并扩展为新的内容。

知识作为输入,使自我产生新的感受,新的感受又引起新的思考,思考本身因为自身的局限,无法继续扩展。一可以交流。二可以读书,三可以实践。这每条都是在打破自身的局限。一年以内,愈来愈讨厌“封闭”状态,原因之一就是如此。

四五年来喜欢把看过的经历过的抽象成模型,此行为一是作为我理解世界的工具,坏处就是产生偏见。二是我想用这套模型来学习创造新的事物,故事和游戏中都有很基础的框架,比如很多meta的游戏或书,编程中最吸引我的,抽象和复杂度。喜欢抽象也可以学范畴论。

做好一件事情成本很高。收集信息,学习,实践。

想学好cs61b后写关于pl的文章,学好csapp写复杂性的文章。还想了解数据处理相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