先玩的前篇,玩完才知道不是本体。

前篇的结构和人物构造已经吸引到我了。连环扣的剧情,黑暗痛苦折磨分裂的人格。

本体开始的蔷薇之馆满足不了从前篇来的落差。野兽那里,我忍不住对自己进行拷问。雅各布那扇门实在无聊忍不住快进。到了下一扇门,我才知道!原来这个总分的结构。米歇尔和吉赛尔的爱情是故事的引子,但这爱情的表达简直太戳人心了。我们俩的关系不是正常类。等待百年的转世。不变的灵魂。

记忆随着时间流逝,直觉和潜意识里保留着曾经对珍贵的事物,刚要忘记,我开始头痛。曾经的世界充满痛苦,不被理解和爱,我成为了被诅咒之人。直到遇见你,我们不是general关系。雅各布和莫或许不是爱,雅各布无法给予莫对应的爱。米歇尔和吉赛儿间是纯粹无价的爱,超越了世俗。是否真爱的前提就是一无所有。野兽无法控制欲望,人被欲望所控,也会有人性。时代背景下的人物受时空限制,所有人的命运都被时代所控,外与内的矛盾让人挣扎失去自我。当做了壳保护自我。超越了时空,才是真的自由吗?随着吉赛儿的等待,我感受到了永生轮回记忆的衰退,曾经的记忆是否是幻觉,当时间变为无限,那记忆还像过去一样弥足珍贵吗。莫让我想起地海传奇。米歇尔,身体和灵魂,灵魂非二元,身体的二元,被迫的选择。

自我代入莫莫尔,自我救赎,人性的复杂,世上竟有“咱”不被恐惧束缚的人,情感是人类的力量也是鸡肋。权力和正义,棋子和利益。有了权力后的你,还是你吗?未知的向往,是幻想呢。不去广大的天地,而是回我们的故乡。

剧情刻画人物很不错,是玩了会上瘾的那种,但深度和广度不够,以人和时代为背景,总是很局限的。故事的结构方式(时间关系,人物关系,结构)在一定程度上会让人代入。越复杂越有意思?现实的关系就像是发射的球状体。莫莫尔可作典型精神分析范例了。

悲剧之所以能承受,是因为主角不是自己。

没有自由的任性是最后的自由,玩偶之家?

忘掉的记忆变成自我的烙印,是否该去寻找到痛苦的回忆?

经验形成的自我防御让我对现在和外来降低期望

是否还记得壳是为了保护真实的自我,真实的自我是为了等待那个人的到来?还是已经忘记了真实的你?

漫长的时间,等待中的记忆是否已经消失?还记得自己为什么等待吗?迷失了嘛?

毫不犹豫的抓住你,不放开手

新事物会改变我的外壳,灵魂自始至终如初见

真实必然痛苦,但我就是痛苦所在的真实,我选择面对痛苦,而不是虚假的平稳

名画

米歇尔&吉赛儿的百年等待


正因为互不知情,才能彼此相知

相反,雅各布拯救了莫,正因为有你的存在,才使我们没好好生活下去

广阔的世界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在我身边

优越感不正是我唯一的防御和归属吗?

群体恐惧的盲目

舍弃人性来获取权力和名望,得到的是有恃无恐的恐惧

鸟儿与自由

另一时空下的理想乡,我与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