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个失眠的夜晚,在玩手机的封闭循环中,我总会变得暴躁脆弱。对着外面刚打亮的天,透过窗帘进入的微光,多少天没有见过黎明和初晨。脸上药膏像带着一张面具,长久焦虑失眠让我已经面目全非,每当看到脸上的伤疤,就想到一个被吓的布袋猫。在路上看到那些被人吓得拔腿就跑的流浪狗,我知道我也是这样。每当特别痛苦时,就去跑步,跑步像是把心里腐烂的心情给发散出来,我与世界没有联系,每天跑步的路上我回忆着我见过的人,我曾经珍惜的人,好像又感到了些快乐。想到十几岁时,我因人会死而对生活感到恐惧和无望,只能通过几何和算术的纯粹和确定中来暂时逃离这无法回避的现实。想到今年22岁,假如可以活到50岁,那还有一半的寿命,人随时间衰老变化,想象不出之后的困难和疑惑。发展和变化的未知让我无法立马结束生命,尽管不可避免的会在未来结束。看黑天鹅,让我从过去的死板学究里走出来,意识到数学无法应用的现实大有存在,人性无法用数学归纳演绎。社会经济也无法用数学预测。本性里对确定性的贪婪追求,人类本身的局限,使我们不断用数学方式来解释预测。这是错误的搭配。也许,是基因的一个捉弄。在2021年的5月份,我意识到过去二十多年的思维方式是本能的驱动。使我不断问自己:是不是我所关注和重视的,都和未来无关,都不是值得担心的。又有多少没有被人发现的重要信息,或者对我来说重要的信息。随着输入信息的增多,有时会莫名的以经验多有优越感。苏格拉底所说,我只知道一件事,就是我什么也不知道。第一,对自己本身的局限性而言,最重要的是未知的部分。第二,未知的部分,不是压力和任务,而是新的机会,在我看来,这就像是树上新的分支。第三,经验越多,会让人误以为接近了真理,但我愈来愈觉得心态很重要,知识从来不是像我过去想的那样,为了建立自己的体系和地图而学习,知识是实现目的(认识世界和生存)的工具。工具是发现的,他不需要创造和发明,会发明创造控制使用工具的是人类本身。奇迹是人所造,非过去的经验积累。奇迹的时间周期会很长,就犹如天才的稀有。只有认识到自我的属性,才能不断的向外延伸创造吧。怎样认识自我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