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了自17年在豆瓣写的日记,很多事物的开始都有部分好的,但相对应的负面也在不断长大,就像Adom里的腐蚀度,每次在打败敌人增长经验的同时,腐蚀度也在上升,当腐蚀度上升到一定值,人会变异,到最大值,人会死亡。


定义的开始源于理性,想试图不加情感的去看待事物的发生。或者说科学的方式。敏感和自我是抑郁的导火线,当然,这更多的理由是没有生命力。就像是一个多面体,它部分是朝向好的地方发展,但靠近邪恶的那部分也在不断成长,深入黑暗的地下,无可置否,好的在变好,坏的也使它坠落,整体上就类似五马分尸,时间时间,最终自我毁灭。还是要把黑暗的部分连根拔起。


语言,在18年,我认为语言是虚假和有限的,在和他人交流前,我就不抱有交流的意图,只是在说自己,把脑里的思想变成文字。语言是信息的媒介,它是工具,工具是否好用看在个人。一方面它可以传递感情,一方面可以解释事物的发生,一方面它如文字一样传递信息。我试图学习如何用语言来表达脑中无数涵拟形态存在的概念。并且以更加精准的方式来帮我自己深入事物和自我。传递且接受他人的反馈。


外界的变化因为自我的局限而感到不可预测,自我的改变也因没有自知和认识而变得未知。一方面会不断将此与很多人的经验做类比,而自以为合理。另方面,自我又想获取更多的确定性。在我看来,很多事情是可以预测的,自然的可以用科学来解释,人的行为却受情感而变得无厘头,但整体而言,也许是有规律的。时间带来的数据积累类似经验,学习通过算法来分析数据得以预测,人可以以此来生活,但情感是会创造奇迹的,所有创造性的作品必定是注入了个人的灵魂。以此来看,经验可以归类为工具。只有自我的灵魂是亘古不变的,生活千姿百态,我还是那个看着几何地板出神,看见死的小鸟会打颤的我。